請用微信小(xiao)程序<重慶新聞網分享圖(tu)制(zhi)作工具>掃(sao)碼
請用微信掃(sao)一掃(sao)分享
芬蘭音樂人發聲 《野狼Disco》涉(she)嫌(xian)侵(qin)權
2020年02月17日(ri) 12:14 來源︰北京晚報

  2019年,一首混(hun)合了東北方(fang)言和粵語的《野狼Disco》火遍(bian)網絡,各(ge)大跨年晚會和春晚的節目單都少(shao)不了這首“土嗨”神曲(qu),說唱歌手寶石(shi)Gem因此一炮而紅。1月24日(ri),寶石(shi)Gem宣布將《野狼Disco》的全部版權收入捐贈(zeng)給(gei)在(zai)武漢的醫jiao)hu)人員家屬,收獲無數贊譽。但2月3日(ri),芬蘭音樂制(zhi)作人Vilho Ihaksi和版權方(fang)瑪西瑪國際Maxima International Media通過國內律師(shi)正式發布律師(shi)函,稱《野狼Disco》侵(qin)犯了自己的音樂版權。

  律師(shi)趙智功用自己的微博賬(zhang)號(hao)“唱片(pian)老趙”發表了長文,指出(chu)流行說唱歌曲(qu)分為詞、曲(qu)和Beat(伴奏)三(san)個(ge)部分,而Beat部分是說唱音樂中十分關(guan)鍵(jian)的創作動(dong)機,《野狼Disco》的說唱歌詞、旋律作曲(qu)都屬于寶石(shi)Gem的創作,但Beat使用了芬蘭音樂制(zhi)作人Vilho Ihaksi發布jia)018年12月的作品(pin)《More Sun》。Vilho Ihaksi本人在(zai)《More Sun》的相關(guan)授權合同中表明,禁止綜藝節目、演(yan)唱會等(deng)大型商業(ye)營利性質的使用。趙智功還指出(chu),《野狼Disco》開頭(tou)的兩聲特(te)殊音效以及一個(ge)低沉男聲念出(chu)的“Ihaksi”,正是Vilho Ihaksi在(zai)自己的作品(pin)中加(jia)入的防盜水印。Vilho Ihaksi也特(te)地錄制(zhi)了一段視頻,展(zhan)示了身份信息以及電腦中xiao)ore Sun》的DAW工程文件和單個(ge)音樂分軌,證明《More Sun》的確是自己的作品(pin)。

  其實,此前已有(you)網友提(ti)出(chu)《野狼Disco》抄襲(xi)了意(yi)大利歌手Spolpa的《Dimmi》,趙智功表示,這並不是抄襲(xi),只是使用了同一個(ge)Beat,說唱音樂存在(zai)多首作品(pin)共(gong)用一個(ge)Beat的情況。目前,寶石(shi)Gem經紀人回應(ying),已在(zai)2019年11月與一位自稱購(gou)買版權的陳姓男子溝通過beat版權合作事宜,並提(ti)出(chu)商業(ye)收益(yi)、授權利潤分成(cheng)等(deng)合作條件,寶石(shi)Gem也通過網絡直播展(zhan)示了購(gou)買版權的相關(guan)憑證。經紀人表示,接下(xia)來將交(jiao)由律師(shi)處(chu)理。(記(ji)者 高(gao)倩)

【編(bian)輯︰李婭】
北京彩票 | 下一页